美高梅集团

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企业文苑

那一抹迎春花

来源:中铁贵州工程有限公司作者:侯文 时间:2020-03-24 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今天,闲来无事,刷了一会朋友圈,发现朋友们分享的内容不论是图片,还是诗文,都或多或少地关注了我非常熟悉、非常喜爱的迎春花。

我对迎春花的熟悉和喜爱,源自我年幼时老家院墙外崖上的那一抹迎春花。那一抹迎春花是我爷爷为建造房屋砌筑地基平台时栽植的。由于栽植用心,那些根苗全部成活,而且生长十分旺盛。不几年,长长短短的枝条就已稀稀疏疏遮盖住崖面。低处的枝条被路过的牲口吃掉,高处的枝条越长越密,层层叠叠,一顺儿朝下,为崖遮挡长年累月的风雨。

每年入冬前后,随着迎春花枝条上当年叶子的逐渐脱落,枝条上叶子根部生长出小巧饱满的绿色花蕾。这花蕾经过一个冬天的生长,到了来年春天,已是形状有些像书法毛笔似的花苞,这花苞鼓鼓的,红红的,非常可爱!七八天之后,花苞绽放开来,像小喇叭似的,花瓣儿嫩嫩的,黄黄的。迎春花盛开的时候,你若站在崖下仰起头向上看去,映入眼帘的仿佛是一条宽阔的明黄色瀑布!不知不觉又七八天过去,花朵开始凋谢……之后,往年的枝干和枝条上都会长出很多绿色的新芽,这新芽迅速长成四棱状枝条。不久,旧枝、新枝上都缀满小小的三瓣叶片,这便是迎春花的叶子。这时候,你若站在崖下,仰起头向上看去,看到的仿佛是一条翠绿色瀑布!立足对面的山上,远远望去,这明黄色、翠绿色的迎春花瀑布与其上方原木色楼房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!

可是,这新房建起不几年,我父亲、我三叔、四叔先后外出工作,我三叔、四叔还带走了我婶子和他们的孩子。又过了几年,我二叔也要另立门户,他想建造够高大够气派的房屋,苦于木料不足,我爷爷把心一狠,干脆拆了那不到五六的新房。从那以后,我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与我爷爷奶奶住在有一面墙的老宅院里。

我们兄弟姐妹长大后,也陆续离开老家到外地读书、工作,各立门户。我爷爷奶奶去世后,我母亲去我父亲单位照顾我父亲。此后,我们家的房院由我二叔家管理和使用。

5·12地震,村里人或轻或重都受到影响。我们家的院墙也倒塌了,而我爷爷和我父辈们砌筑的地基平台安然无恙。对此,我二叔说:“这除了地基平台自身牢固,还得益于那一抹迎春花几十年的保护。”

灾后,村里搞重建,在村口的川地上建起了“新农村”,安排我们住在崖上崖下的二十几户人家搬入居住。我二叔拒绝搬家,他对上门做动员工作的干部一次又一次地说:“这是我们家三四辈人吃住过的地方,这下面的台子是我父亲带领我们弟兄从别处背来土石砌筑的,这些迎春花的根苗是我们从六七十里远的山里挖来的。这些东西上有我爷爷到我们这一辈人的心血呢,我不能把它们当废物扔了啊!" 最后一次说完这话,我二叔干脆收拾了屋子,抱铺盖卷来住下,一个人守护起这个有经历有故事的院落及崖和崖上的迎春花。

前年,村里拓宽路面,那一抹迎春花连同它保护了几十年的砌筑地基平台统统要被挖掉。这次,我二叔没有说什么,只是去了一趟我爷爷奶奶的坟上……

我离别老家时,最留恋的是那一抹迎春花!在外十几年,我每见到迎春花,都会一阵欣喜,都会仔细观看一番。而唯独我们老家院墙外崖上的那一抹常常在我的眼里、梦里……

集团简介
联系我们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$(document).ready(function(){ $(document).bind("contextmenu",function(e){ return false; }); });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